上虞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觅仙 第八百七十五章 又见青木令

发布时间:2019-10-09 13:08:20 编辑:笔名

觅仙 第八百七十五章 又见青木令

片刻之间,巨蟒口中便传出魏姓修士凄厉的惨叫之声,他的神力没有减弱,法力没有衰竭,但是气息却在急速的变弱。

几息之后,魏姓修士便不再有任何声音发出,他的气息,也消失的影踪,荡然存

巨蟒吐出了魏姓修士的身体――这身体已经是一具毫生气的行尸,而巨蟒却化为了一柄紫芒异常绚丽的宝剑,在李慕然手中微微震颤,它似乎不甘受到李慕然的掌控,却又不敢逃出李慕然的手掌。

“这是什么手段?这是什么剑法?”晋云欢脸色微变,这个实力极强的魏姓修士,竟然在瞬间被李慕然手中的紫剑灭杀,明明气息,但尸身却完好损,找不到任何伤口。

他不禁想到,如果自己被这紫剑一斩,只怕多半也是同样的下场念及此处,他望向李慕然手中贪剑时,眼神中不禁多了一分惊惧之色。

李慕然却将贪剑收入了袖中。他将巨印化为原形,也一并收起。

“可惜,此人太过厉害,在下不得不抓紧时机、痛下杀手未能留下活口探听多消息

。”李慕然叹道。

晋云欢点了点头:“能将他灭杀已经很难得,别提抓到活口了”回想起刚才的一战,虽然时间不长,却足以让他心有余悸。

“不知他的储物袋中,是否有些宝物能透露一些线索?”李慕然瞄了魏姓修士的尸身一眼,心中一动的说道。

“不错,应该有些线索他来不及毁去”晋云欢也是神色一动。

李慕然伸手凌空虚抓,一道手掌虚影在魏姓修士尸身上一阵摸索,然后从其手腕上摘下了一枚储物环。

李慕然将储物环摄入手中,凝神细看了上面的符文几眼,然后打出一道法诀,将储物环打开。

霞光一闪,大量的宝物出现在了他身前的半空中。

“这家伙果然身家不菲”李慕然一眼就看到了大量的高阶灵石,喃喃说道。

一堆宝物之中,他一一细细查看,忽然间他愣了一愣。

“晋道友可认得这是什么?”李慕然手握一枚青色的木质令牌,向晋云欢问道。

这枚青木令上的图案,李慕然再熟悉不过。当年天璇道人告诉他,让奉天宗通缉他和掌握的那名神秘修士,身上也有这枚特殊的令牌

晋云欢摇了摇头:“从未见过这种令牌。”

李慕然心中一动:“连晋云欢也没有见过可是,为什么青木令会出现在魏姓修士储物环中?难道,当初通缉追杀我的神秘修士,和魏姓修士背后的神秘势力,竟然都是同一股势力”

晋云欢哪里知道李慕然的心思,他见李慕然对这青木令似乎很有兴趣,便也仔细看了几眼,将其图案纹路牢牢记住。晋云欢说道:“本少大部分时间都在家族中修行,很少在修仙界走动,见识不算太广。本少记住了这青木令的样子,回去问问族长长辈,也许会有些线索。”

李慕然点了点头,说道:“若是晋道友查出了一些线索,不知可否传音告知在下?”

“当然可以”晋云欢说道:“不过,赵道友难道不跟本少一起去晋家么?那神念禁制太强,你我只是将其压制住了并未彻底化解。晋家的那些长辈,或许有办法将其化解赵道友救了本少性命,晋家长辈自然也会出手助赵道友化解禁制,并会另有重赏。”

李慕然摇了摇头:“在下还有私事,就不和晋道友同行了而且,在下也奉劝晋道友一句,不要贸然回到晋家。

“这是为何?本少是晋家公子,为何不能返回晋家?”晋云欢一愣。

李慕然叹道:“晋道友刚刚才向晋家通风报信,转眼间这魏姓修士就收到紧急传音符,知道飞升修士中藏有暗探,这说明已经有人走露了风声”

晋云欢闻言脸色一变:“赵道友是说,我晋家中有那神秘势力的内应?”

李慕然点了点头:“恐怕就是这样晋道友好先与晋家亲近信得过的长辈取得联系,然后再返回晋家,否则小心中了内应的埋伏和圈套至于在下,就不去晋家搅这趟浑水了。”

晋云欢神色凝重的叹了口气,说道:“这也不足为奇。我晋家这么大,难保不出一两个奸细。那神秘势力能在此处暗中经营多年而不被察觉,除了行事周密隐秘外,想必在四大世家中也都埋伏有不少内应,暗中替他们打点。”

“既然赵道友不愿去晋家,本少也不敢勉强。这份薄礼,就赠给赵道友吧。”晋云欢说罢,他竟然伸手撕下了自己的脸皮。

这脸皮撕下后,露出了一张十分清秀俊美的美少年,李慕然觉得先前晋云欢已经长的颇为俊俏,但和现在的脸孔相比,还是差了不少。

“原来这才是晋道友的真容,这么多年来,在下居然一直没有识破。”李慕然惊奇的说道。

“这都多亏了这张灵皮面具。若是动用易容术改变容貌,很容易被高阶修士识破。但是用这灵皮易容,却滴水不漏,没有丝毫破绽。赵道友闯荡修仙界,得罪了这神秘的势力,说不定会惹来不少麻烦,不如就带着这灵皮面具,以防万一吧。”晋云欢说着,便将灵皮面具赠给了李慕然。

“这魏姓修士留下的宝物,除了那青木令外,都是些炼宝材料和灵石,也没有什么异常之处,赵道友都拿走吧。”晋云欢说道,这是一笔不小的宝物,但晋云欢身为世家公子,自然不会与李慕然一个散修争夺这些宝物。

“那在下就不客气了”李慕然点了点头,准备将这些宝物统统收下。

不过他仔细想了想,万一这些宝物中暗藏了一些难以发觉的追踪标记,自己收下了宝物,就等于是暴露了行踪,随手都可能被神秘势力追踪灭杀。

念及此处,李慕然忽然间伸指一,一团团火球射出,将这些宝物连同储物环一起焚毁。

“赵道友这是何意?”晋云欢一愣,李慕然向他解释了一番,晋云欢才连连点头,称赞李慕然此举小心谨慎,的确应该这么做。

不过,一个元神中期修士,亲手将一批价值极高的宝物毁去,这也需要很大的勇气。晋云欢见李慕然不为宝物动心而乱了分寸,对他又多了几分钦佩赞赏之意。

“这些尸身怎么办?”李慕然指着远处飘着的那些尸身。

晋云欢说道:“这些飞升修士刚刚夺舍,又被禁制毁去了元神,真是可惜这些尸身若是封存起来,也可以继续派上用场。实不相瞒,我等四大世家也有专人收集一些刚刚死去的修士身躯,冰封起来,留给那些出窍飞升的修士元神附身使用。此举虽然比不上夺舍活生生的修士,但也能让飞升修士继续修行大道。这些尸身,本少都带走吧,不必浪。”

“飞升修士数量不多,而灵界中每年因为各种原因死去的修士身躯却数不胜数,其中有不少都十分优异,可以用来成为飞升修士的元神寄附之用,根本没有必要用夺舍这种残忍手段。”晋云欢叹道。

李慕然点了点头,他取出一些封印符篥,将这些尸身封存起来,交给了晋云欢。

“此乃是非之地,说不定我等灭杀那魏姓之时,他背后的神秘势力就已经通过本命元魂灯等手段知道了。我等还是尽离开此处吧”李慕然向晋云欢拱手一礼,辞别道:“晋道友,告辞了”

“赵道友这就要走”晋云欢回了一礼,颇有依依不舍之意:“赵道友若是有机会,不妨到晋家找本少一聚;日后遇到危险,若是需要晋家庇护时,只需道出十七少晋云欢的名字,晋家人应该不会坐视不理的。”

“多谢晋道友”李慕然微微一笑:“希望在下不需要用到此招。”

“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二人互相凝望了一眼,各自微微点头。

随后,李慕然取出一枚瞬息万里符,伸指一将其激发,瞬息万里符化为一道霞光,将李慕然周身一卷,冲入云霄之中消失不见。

晋云欢目送李慕然离开后,轻叹一声,略一收拾后,他也很离开了此处。

万里之外的某处,李慕然取出了那张灵皮面具,仔细的打量一番后,然后披在脸上。

他略一激发灵力,那层灵皮面具立刻融入了他的肌肤之中,一瞬间与他脸庞彻底的融在一起,完没有丝毫破绽

而他的容貌,也在此时发生了不小的改变――他变成了一名俊秀的少年。

“若是幻璃见到我这幅尊容,只怕也未必能认得出来”李慕然微微一笑。

如今他终于来到了三阳郡内,苏家离这里不远。

他体内的神念禁制尚未彻底化解,这始终是个隐患。而如果能见到千幻仙子,得到高阶的《太虚经》功法,说不定便能彻底解决这个心头大患。

于情于理,李慕然都很想去见千幻仙子,而他也的确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必须继续耽搁下去。

“幻璃,我来了五百多年的等待,辛苦你了”李慕然心中暗道,他化为一道若有若的灵光,遁入了云霄之间。

北京防治前列腺炎医院
贵州的牛皮癣专科医院
合肥治疗癫痫病医院哪个
江苏包皮包茎治疗方法
太原白癜风治疗花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