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虞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香港当代艺术拍卖不能承受之轻

发布时间:2019-09-22 17:05:08 编辑:笔名

  香港当代艺术拍卖不能承受之轻

  潘玉良 《海边三裸女》 中国嘉德(香港)2014年春拍拍品 成交价:1667.5万港元徐累 《思乡曲》保利香港2014年春拍拍品 成交价:333.5万

  2014年香港春拍已经结束了除香港佳士得外的三场大拍,香港苏富比、保利香港、中国嘉德(香港)先后完成各自任务,在成交总额同比去年春拍均有上浮的前提下,当代艺术部分的成交却呈现出了令人担忧的一面。拍品数量的减少以及市场份额的缩水,都另2014年的香港春拍失去了续接2013年秋拍的神奇可能。   本刊“当代”栏目负责人 王宁   香港艺术品拍卖市场与内地艺术品拍卖市场之间有着错综复杂的联系,发生于两者之间的各种故事也好,传奇也罢,多得已然到了数不过来的地步。去年秋拍,可以看作是香港艺术品拍卖市场送给内地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又一个传奇,两件曾梵志当代艺术作品以亿元人民币成交,为内地艺术品尤其是当代艺术品拍卖市场打了一剂强心针。这一事件的大背景,是当代艺术市场增长的脚步逐渐放缓,很多当代艺术的收藏群体正在慢慢流失。一时间,难有重整河山之势的当代艺术如1998年世界杯后的大卫·贝克汉姆一样,从宠儿变成了弃儿。   艺术救赎精神世界,但无奈的是,如今的当代艺术却在交易市场当中变成了被救赎的对象。2013年的香港秋拍就被很多人看作是对当代艺术市场走势的人为救赎,而其所用的手段也如同当代艺术在国内交易市场最初的火爆一样——拉升作品价格,推出新的市场交易明星,用创造新的艺术明星的方式来挽救渐渐跌出主流交易视线的当代艺术。如此境遇无疑是可悲的,却又不得不为之,因为当代艺术的最初发家史就是如此,如今只不过是再来一次罢了。   2014香港春拍 当代成交乏善可陈   到目前为止,从已经结束的三场2014年香港重量级春拍单元——保利香港、中国嘉德(香港)和香港苏富比所给出的成绩来看,保利香港11.36亿港元、中国嘉德(香港)3.47亿港元和香港苏富比34.2亿港元的成交总额虽然较之同期都有了比较大的增长,但如果分别与这几家拍卖行上一场大拍即2013年秋季拍卖相比,这样的成交数据实在没有什么值得恭喜的。   保利香港在今春共推出了1955件拍品,为历年上拍数量之最,而与之相比较的2013年春拍仅有946件拍品上拍,上拍数量不足今年春拍的一半。但即便如此,在2013年的保利香港春季拍卖中,近6.5亿港元的成交总额也已经超出了今年春拍保利香港成交额的一半。在拍品数量逐年增长的情况下,单纯以量来判断一场拍卖会的成功与否显然已经不再具备说服力,尤其是在北京保利历来奉行的“以量取胜”的大方针之下,这样的比较就显得更加没有意义。   与去年秋拍相比,香港苏富比是上述三家公司中唯一一家2014年春拍呈负增长的拍卖公司。究其原因,其实很简单:去年秋拍,香港苏富比的四个当代艺术板块成交太过精彩,每个专场都突破了亿元港元的专场成交大关。这样的情景似乎从来未曾出现在任何拍卖公司的成交记录当中,能够与之相比的恐怕只有中国书画专场了。   去年秋拍中当代艺术的逆势上扬,造就了香港苏富比驻港拍卖以来的最好成交记录,41.9637亿港元的单季单场成交总额也力压北京保利、中国嘉德等内地拍卖公司,成为2013年度唯一一家在单场拍卖会中成功突破30亿元人民币成交大关的拍卖公司。在如此之高的成交总额背后,当代艺术的“复兴”功不可没。当然,我们也应该理性地看待这一“复兴”,因为这中间不只有来自中国的当代艺术,也有日本以及东南亚当代艺术的功劳。   首先,我们必须承认日本以及东南亚当代艺术在如今的香港拍卖市场中所占据的越来越重要的地位,但在这一单元当中,笔者所讨论的当代艺术仍旧以中国当代艺术为主。   视线仍旧要回到去年的香港秋拍。2013年香港秋拍的成功已然成为如今探讨艺术市场发展走势所不可回避的时间节点,在这一季的秋拍当中,香港苏富比以40周年庆典为由罗了大量的艺术精品、珍品上拍,这也注定了2013年香港秋拍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是难以复制和重现的,至少以目前的状况而言,是很难再有的。2013年香港苏富比秋拍的成功,创造了多个当代艺术领域的拍卖成交记录,其中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当然非曾梵志的作品《最后的晚餐》以创中国当代艺术拍卖成交记录的1.8亿港元天价成交莫属。正是以此事件为起点,沉浮数年之久的当代艺术再度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当代艺术的“复兴”与“做局”,两种声音再度被放到了一起。   回想起来,这样的声音被放在一起还要追溯到2008年,当时正值当代艺术的市场巅峰。而今,如此情形的再度上演,让很多人都下意识地感到:当代艺术的另一轮市场高峰期即将来临,尤其是在香港佳士得同样为市场奉上一件过亿港元成交的曾梵志作品之后,这样的感觉就变得愈发强烈起来。   但半年过去了,当时间从2013年秋拍来到2014年春拍的时候,原本应该按照众人所预设的脚本上演的当代艺术“复兴”大戏却并未如约而至,去年市场所造就的艺术明星的价格依旧如“造星运动”之前,而今年的市场明星还是我们所熟悉的那些人和那些作品。   翻开今年的拍品成交排行榜的榜单,排名靠前的依旧是张晓刚、常玉、赵无极、曾梵志等老面孔,且大家成绩相差不大,远没有出现去年秋拍时的一人独领风骚。   拍品最高成交记录的差距缩小并不一定就意味着市场在走下坡路。张晓刚《血缘:大家庭3号》虽然未能实现过亿元成交,但9420万港元的成绩依旧刷新了艺术家的个人拍卖成交记录。   刷新成交记录对于艺术家而言无疑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在本次的春拍当中,成功刷新拍卖成交记录的艺术家同样不在少数。但在已然出现的亿元成交的巨大光环背后,什么样的成绩都很难重燃“酱油党”的热情,这或许就是很多生在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的人最终无奈地喊出“既生瑜何生亮”的原因。   2014年的香港春拍比起往年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差距,但可惜它所接续的是辉煌的2013年秋拍,才会让很多人萌生一种被剧本“涮”了的感觉。其实,拍卖市场如同人生一样,每场拍卖都是现场直播,既没有彩排,也从来就没有什么已经写好的剧本   2014香港春拍,当代艺术拍卖不能承受之轻   一如站在一个巨人背后永远都见不到阳光一样,2014年香港春拍的成绩就像在一个错的时间内做了一件正确的事。以中国嘉德(香港)以及保利香港为例,两家拍卖公司不管是在上拍数量还是质量上都较之去年同期有了很大的进步,这也难怪在保利香港2014年春拍结束之后,北京保利执行董事赵旭会发出这样的感叹:“这是历年(保利香港)最为成功的一次拍卖。”   近2000件拍品上拍,首先在数量上创下了自北京保利进驻香港拍卖之后的一个记录,同时11.36亿港元的总成交额也创历年之最。但在当代艺术部分,保利香港首次放弃了以中国当代艺术为主打的专场拍卖,转而借鉴香港苏富比和香港佳士得在当代艺术部分的拍卖经验,将东南亚当代艺术与中国当代艺术进行整合,放到一个专场当中进行拍卖。这样的举动无疑令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再受打击:作为国内拍卖界的龙头,北京保利在香港的拍卖计划尤其是当代艺术部分的拍卖计划已然改变,不再以中国当代艺术为主导,转而走向更为成熟和更为国际化的操作方式,整合全亚洲当代艺术的力量,与香港两家老牌拍卖公司正式掰起了手腕。换言之,在如今的市场形势下,中国当代艺术正逐渐面临着来自亚洲其他国家当代艺术的侵蚀与蚕食,市场份额已大不如前,就连本国拍卖公司都已逐渐失去了对其的信心。   如果真实情况确是如此,那只能说明,保利拍卖正在朝着越来越国际化的脚步迈进,而不再只是一味地抱着本土资源不放。这对于拍卖公司本身而言是好事,但对于刚刚爬上一座顶峰的中国当代艺术而言,面对的又将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   比起保利香港的全球化进程,中国嘉德(香港)在今春的拍卖季中依旧在按照自己的节奏前行。在当代艺术部分的专场当中,中国嘉德(香港)唯一的“中国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专场仅有30件作品上拍,其数量比之去年秋拍的首次专场亮相的作品要少。这其中,中国二十世纪艺术品依旧是中国嘉德(香港)在该专场当中的拍卖重心,超过半数以上的作品均可划归到“中国二十世纪”门下,而剩下的不足十件拍品的份额才归“中国当代艺术”所有。如此比例的划分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伤害甚至比保利香港纳入东南亚当代艺术还要剧烈。   2013年香港秋拍为中国当代艺术创造了一个看上去最好的时代,但接下来的2014年香港春拍却又用事实告诉众人,这依旧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起码对于中国当代艺术而言,是如此的。

中医保健
租房攻略
世界史